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湖南能治白癜风的方法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5 08:28:42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湖南能治白癜风的方法,滨州治白癜风的西医,汶上白癜风,抚州白癜风医院,德州白癜风容易治吗,临清好的白癜风医院,河南白癜风能治吗

原标题:书店故事 上海旧书店味道浓

我曾在文庙摆过书摊

杨忠明 旧闻作家、篆刻家

祖父为开“杨家旧书店”,去城隍庙淘旧书讲到书店,这里借用阿英先生早年笔录下来的老上海城隍庙内菊舲书店老板的名言,“肯跑旧书店的人,总是有希望的,那些没有希望的,只会跑大光明(电影院),哪里想到什么旧书铺”。

曾经营旧书摊生意二十年的苏老先生回忆道,以前汉口路、福州路、昭通路这一带是上海仅次于北京的古旧书集散地,还有各式各样的旧书店、旧

书摊、旧小书摊分布在上海市区的大街小巷。老上海人喜欢读书,看报刊杂志,看小人书,有许多文化人、学生、职员喜欢收藏旧书、旧碑帖、画册,所以申城的旧书生意特别兴旺。

祖上和旧书店有点缘,祖父曾经在我老家昆山县城老县衙对面沿街的杨家老屋开了“杨家旧书店”,店里还出售名家书画古玩杂件。他常常坐火车来上海城隍庙、四马路的旧书店、旧书摊、古董店淘些旧书旧字画放到店里出售,这叫“进货”。他后来因此和几家旧书店、古玩店老板交上朋友。从前,我伯父杨其民(上海历史研究所专家)家藏着杨家旧书店珍贵遗物,有陈介祺的朱拓汉君车马画像,

陈介祺墨拓“毛公鼎”拓片。我还珍藏着杨家旧书店里遗留的一大叠旧书碑帖、包浆红润的竹笔筒、明代御赐双龙薄意雕刻旧寿山大石章。最近,我翻阅一册旧版唐诗线装本,竟然发现书里粘着一张丁卯年(1927)三月上已,南社才子诗人戚饭牛先生用毛笔行草抄录的唐诗四首的书笺,真是喜出望外!

中学时买过一本白描花卉旧画册

据资料记载,晚清上海棋盘街、福州路、河南中路一带书店林立,旧书店、旧书摊大多集聚在汉口路(三马路)。1947年,上海福州路一带已有一百多家书店,旁边小马路上,大小弄堂里,到处是书店、书摊。公私合营后,原先的五十六家旧书店并入古籍书店

和上海旧书店等,旧书摊也被改成了九家合作旧书店。

从前,我曾采访过家住人民路的“百盂斋”主人陈玉堂先生。他收藏几百只水盂,是从事旧书收购业务工作的高手,编了本《中国近现代人物名号大辞典》,被称为“笔名大王”,从一个旧书业的老员工修炼成为这方面的专家

学者。其实,熟悉人物的笔名、别名是从事古旧书籍工作的基本功。

我也喜欢淘旧书,从前上海旧书店有福州路、淮海路、四川路三处。淮海中路雁荡路口这家离外婆家近,读中学时手里钱太少,我只能经常去里面看看书,有时花一、二角买一本便宜的书。记得曾买过一本白描花卉旧画册,回家拿铅笔细细临着画,竟把一本全部画完,外婆一看画得蛮好,说,这个小囡会画图,真聪明,将来是有出息的。她送我一大叠白纸,叫我继续画。

长袍兜到腰际,一本一本地翻书

现代著名剧作家阿英先生曾写自己到上海城隍庙里“访书(淘旧书)”。他说,以护龙桥为中心,桥上卖书的大“地摊”,一个个盛洋烛火油的箱子,一个靠一个,贴着桥的石栏放着,里面满满的塞着新的书籍和杂志,放不下的就散乱地堆铺在地下。每到吃午饭时,这类摊子就摆出了,三个铜子一本,两毛小洋一扎,贵重成套的书有时也会卖到一元二元。

在这里,你要耐着性子,如果你穿着长袍,可以将它兜到腰际,蹲下来,一本一本地翻。有一家叫做学海书店的书铺,比“板摊”高级,里面有木版旧书,有科学、史学、哲学、社会科学、文学书;门外的石栏上,更放着大批的“鸳鸯蝴蝶派”的书。你也可以花一些时间,在这里面浏览浏览,找找自己要买的书。

现在价值几万的旧书,当年却无人问津

老南市的文庙是纪念和祭祀儒家先贤孔子的祠庙,这里是上海最重要的旧书集散中心。当年文庙大概有几百个摊位,曾是“上海滩淘旧书的乐园”,里面外文书、小人书、线装本、珂罗版、手抄本、石印本、明信片、日记本、老版本、纪念册、创刊号杂志、旧报纸、老药书、方剂书、老帐册、旧地图、清仓处理书、折扣书、称斤书、小说书、古典书、特价书、盗版书、稀缺书、教科书、高考复习书、珍藏版书等五花八门,杂七杂八的旧书样样有。

有人曾在文庙捡到漏,大名家的签名本,后来通过拍卖赚了一笔钱。我也在书市里淘到一本上海名印家韩天衡先生用毛笔写的签名本印学书,还有一本姚蓬子亲笔签名本《我的童年》,苏联作家高尔基著,姚蓬子译。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曾去文庙旧书市场里摆过地摊。有个朋友家有图书和画册几千本,我自告奋勇拿了两大捆几十册吴昌硕、明清大画家等的宣纸珂罗版线装本,原钤原拓西泠八家十几册老印谱等“旧书”,一大早去文庙书市摆摊,每册开价几块钱。人来人去,翻看的人多,都说太贵,一天下来,累得要死,结果一本也未出售。书的主人说,这些旧书都送给你吧。我虽然很喜欢,但不好意思白拿,最后还给他。现在回头看看,旧书拍卖会,一本原钤名家印谱、一册宣纸珂罗版名家画册有的竞价到好几万元成交,心里纳闷,这么值钱的“旧书”当年为什么无人问津?看来我爷爷善做的旧书生意我太不在行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山西白癜风好根治吗